冬天里的轻舞飞扬

    发布日期:2019-03-19 信息来源:市人大常委会 字体:[ ]

     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泠松柏下。

                   ——南齐·苏小小

     

    在孤山,在时间的更深处,徜徉着一个人。

    冬天,当我一个人沿着北山路,走到西湖边,在西泠桥时,就会遇见她——一个才情兼备,风华绝代的江南女子。

    她旁若无人地与我擦肩而过,小巧玲珑,巧笑嫣然,顺滑黑发,白妜飘飘,步履轻盈,仿佛一个影子。

    确实是个影子,是我心里那个永远清丽脱俗的影子,那个和我同姓却离我一千五百多年的影子。

    她就是南齐时杭州著名歌伎苏小小。

    春天,当你一个人沿着北山路,走到西湖边,在西泠桥畔,会遇见一座和她有关的古亭——慕木亭。

    金粉六朝香车何处,才华一代青冢犹存。

    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著西泠。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斜插玉梳云半吐,澶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梦断彩云无觅处,夜凉明月生南浦。

    天下着鹅毛大雪,孤屿她只一桥之隔,却像隔了一年那么远。冬天的往事,虽然只有一年之隔,却已如同隔世,唯有伤痛,如同记忆深处那座被大雪掩埋的曲径亭台,已经烙在孤山的灵魂里,每走一步,心上都痛彻骨髓。

    她在,在孤山的深处,睡着,“白雪皑皑,松树如盖,风为裳,水为被”。

    在这里发生了一个美丽的故事,苏小小有了心里那个他,他也爱上了她,他们情投意合。苏小小,爱得奋不顾身,爱得彻头彻尾,爱得连冰雪都凝固不了她那温暖火热的心。

    一切在她眼里,都化成了爱的影子,轻舞飞扬,也只为爱人的到来,520房间。她开始唱歌,唱他心里最喜欢的歌,那首许多人都赞扬的歌。

     小溪澄,小桥横,小小坟前松柏声。碧云停,碧云停,凝想往时,香车油壁轻。 溪流飞遍红襟鸟,桥头生遍红心草。雨初晴,雨初晴,寒食落花,青骢不忍行。

    他听到了,他隐约听见有人唱歌,那歌声宛如一汩汩清泉,叮咚叮咚地落进他干渴的心灵,太动听了。循着歌声,他看见了平生见过的最美的女子,面如凝脂,身似刀削,柳叶眉,樱桃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穿着一件红色纱裙,随风舞动,在冬天的雪地里,那个女子就像一簇在心底点燃的火焰,滚烫滚烫地,一遍遍地舔着他的胸窝,热得他竟然在冬天摇起手中的折扇。

    “你叫什么名字?”他边走近姑娘,边有礼地问。

    那位女子笑笑,停下歌声,点头向他问好:“您就是司马先生吧?”

    他点点头,回应:“是的。请问您是?”

    “小女是西陵苏小小。”

    司马先生问:“请问你唱的什么歌曲,如此动听。”

    “此曲是《黄金缕》。”

    司马先生点头,和她一起唱了起来。

    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

    油壁车,久相待。冷翠烛,劳光彩。

    西陵下,风吹雨,雨加雪。

    幸福生活,总是美妙的,也是易逝的。转眼,他就醒了,他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京城。他考中了,考上了。

    五年后,他回来找她,他找遍了西湖北岸所有的旅馆,最后在孤山对面的香格里拉找到了一点线索。服务台的小姐告诉她,五年前,的确曾有过一个像她那样的小姐来定过房间,520。他按捺着狂跳的心,走了进去。

    房间里,是木地板,所有的陈列,都是他喜欢的,白色的纱窗帘,飘飘而来,仿佛苏小小的衣裙,桌子上放着一大束白色的花,白得乍眼,白得那么纯洁。他走过去一摸,原来这里还有人住。他惊喜,难道……

    服务员的小姐来告诉他,这个房间,是那位小姐定了五年,就是为了等一个人,让他知道,这里的一切都像她当初生活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含着泪,打量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每一寸方间,每一个摆设,不留痕迹,却又那么处处留情。他喜欢,他喜欢,喜欢这里的一切,可为他安排这一切的人,却不在了。

    她去了哪里?

    她去了那里?

    槐荫庭院宜清昼,帘卷香风透。美人图画阿谁留,都是宣和名笔内家收。 莺莺燕燕分飞后,粉浅梨花瘦。

    在窗台的角落里,留着极细的铅笔字。不会有人注意,除了司马。那是她留给他的一首重见西湖的小词。

    墓前杨柳不堪折,轻舞飞扬同结心。

    他呢喃地读过,边读边用手指仔细地擦去。读完后,他无力地一把抓过白纱窗帘埋首其中。纱窗中,陈腐的灰尘堵住了他的鼻息,那些流出的泪水浸出,很快,就会有阴干的痕迹,西湖上的夜灯渐渐地亮起来。

    湖水在一面墙壁的窗户外面,蒙上了一层雪窗花,那是中午的景象,平和宁静,苏堤上柳条光着身子依旧,白堤上那座深没的孤山依旧。她应该看到这些,看到后来为她纪念的人,在他所在的位置。

     

    备:苏小小,生平无详考,相传是南齐时钱塘名妓,年十九咯血而死,终葬于西泠之坞。

    传说苏小小死后葬于西泠桥畔,前有石碑,题曰:钱塘苏小小之墓。苏小小墓在杭州的知名度可谓家喻户晓,据传说苏小小死后,芳魂不散,常常出没于花丛林间.据史书记载,宋朝有个叫司马樨的书生(在洛下梦一美人搴帷而歌,问其名,曰:西陵苏小小也。问歌何曲?曰:《黄金缕》。后五年,才仲以东坡荐举,为秦少章幕下官,因道其事。少章异之,曰:“苏小之墓,今在西泠,何不酹酒吊之。”才仲往寻其墓拜之。是 夜,梦与同寝,曰:妾愿酬矣。自是幽昏三载,才仲亦卒于杭,葬小小墓侧。) 
      此传说虽然有些恐怖,但多少表达了人们对苏小小的怀恋与同情.

     

     

        (作者:市人大常委会办公室  杜鹃)

        (编辑:曾环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