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民生 共谋幸福——常德市人大常委会关注民生工作侧记

    发布日期:2018-08-27 信息来源:市人大常委会 字体:[ ]

    序言: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保障和改善民生要抓住人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既尽力而为,又量力而行,一件事情接着一件事情办,一年接着一年干。”民生二字,关系着百姓的冷暖疾苦,也牵动着千万个家庭的喜忧。2018年,市人大常委会坚持以民生为本、民心至上,自觉把贯彻市委决策同回应社会关切有机结合,将听取和审议市人民政府关于农村敬老院建设与管理工作、残疾儿童康复工作情况的报告列入常委会会议议题。一方面广泛、及时、深入地调查了解“一老一小”这一弱势群体的呼声、愿望和要求,另一方面强化担当、积极作为,全力搞好工作监督,认真审议市政府工作报告,积极督促政府有关部门解决落实民生问题,聚焦民生,共谋幸福。

     

    农村老年人:“请让我老有所依”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农村养老问题日益突出。如何让全市广大农村老年人群体“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2018年4月开始,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戴君耀带领市人大内司委先后深入临澧、安乡等地,通过实地走访农村敬老院、听取工作汇报、征求意见建议等方式,调研了解农村敬老院建设与管理工作情况。

    “你们在这里的生活过得怎么样?”

    “住的舒心吗?”

    每到一处,调研组成员都与老人们亲切交谈,询问老人生活起居、身体健康等情况,叮嘱老人要注意防寒保暖,保重身体,并要求敬老院的工作人员要做好老人的服务护理、安全卫生等工作。但四天的调研情况仍然让调研组成员喜忧参半。

    从调研情况看,市人民政府及相关部门坚持把农村敬老院建设与管理工作作为一项民生工程来抓,不断健全救助供养制度,着力提升服务管理水平,持续提高机构供养能力,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存在的一些问题也让调研组忧心重重。

    安全隐患突出。目前,我市大多数农村敬老院都是由七八十年代的原村委会、村小学等改造而成,设施陈旧老化,很多软硬件条件都达不到发放养老机构设立许可证的标准,特别是在消防安全方面还有很大的差距,存在较大安全隐患。如桃源县茶庵铺镇敬老院于2005年开业运营,但房舍始建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虽经过整修,但结构不合理、建材老化腐烂问题十分突出。

    资金保障不足。我市农村敬老院法人运转经费、工作人员工资按照2009年的预算标准已纳入财政预算。但随着物价不断上涨,该预算标准早已不足以维持敬老院的正常运转,因此经常出现挤占农村特困对象供养资金的情况。此外,建设经费、维修经费等缺口较大。省财政对农村敬老院的建设下拨资金很少,市、县两级财政配套资金不足,每建成一所农村敬老院即负债数百万。

    管理体制不顺。我市农村敬老院在进行事业单位法人登记后,普遍存在实际管理人与法定代表人不一致的情况,导致责任难以落实。调研中发现安乡县的问题尤为突出,在登记时要求敬老院的法定代表人必须具有公务员身份,有些新招录的公务员因此登记成为敬老院的法定代表人,但却未在敬老院工作,也不了解敬老院的情况,导致职责不清,权责不一。

    服务水平不高。目前,我市205所农村敬老院仅有工作人员811人,工作人员人数少且年龄偏大。不仅如此,现有的工作人员多数是退职村干部或就近村民家属亲友,未经过护理专业培训,无法实现专业化的护理服务。且不少敬老院的院长是由乡镇民政助理兼任,由于身兼多职,工作时间得不到保证,工作精力也难以集中。

    “考量一家养老机构办得好不好,标准其实很简单,就是扪心自问,当我们老了的时候,我们自己愿不愿意来住!我为我们退休之后的生活感到担忧。”这是调研组的一位领导在此次调研后发出的感慨。

     

    六月下旬,市七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召开第十四次会议。会上,市人大常委会对市人民政府关于我市农村敬老院建设与管理工作情况的报告进行了审议。对调研发现的上述问题,常委会组成人员在分组审议上纷纷热烈探讨,认真分析研究,积极谋策出招。

    “农村敬老院建设与管理工作如果抓得不好,对人的价值是极大的损害,也是对人性极端的不尊重。”

    “要加大政府投入,创新机制。”

    “要加大重视和支持的力度,加快医养结合的步伐。”

    常委会会议召开后的第6天,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28次主任会议召开,讨论常委会有关审议意见。会上,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沈习淼同志强调:“审议意见要突出重点,条目化具体化,要做到切中肯綮,便于执行、督办和落实。”会后,市人大常委会对下一步农村敬老院建设与管理工作提出6条实质性建议,希望政府部门尽快解决。

    夕阳无限好,人间重晚晴。截止2017年底,我市农村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93.8万人,占老人人口总数的70%,农村敬老院的管理和建设涉及到这近百万人的幸福,只有让他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老有所安”,他们的幸福生活才能成为现实。

     

    残疾儿童:“请把我留在这春天里”

     

    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多数无法用清晰的语言和行为表达意思;他们可能需要重复上百遍才能掌握一个简单的名词;他们可能无法给人们正确的反馈;他们甚至可能用攻击的方式来表达喜欢的心情……

    他们,是与正常儿童在智力、感官、情绪、肢体、行为或语言等方面有显著差异的特殊儿童;他们,极度渴望像正常的孩子一样能够聆听,能够用语言表达心中所想;他们,是需要我们大家关爱、帮助,同时又需要平等对待的特殊群体……

    2017年初,市人大代表童艳玲向市七届人大一次会议提出了关于建立残疾儿童康复救助长效机制的建议。后经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研究,将该建议确定为2017年重点督办市人大代表建议。2018年,为全面了解我市残疾儿童康复工作情况,市人大常委会对我市残疾儿童康复工作情况进行了专题调研。

    4月,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戴君耀率市人大内司委的同志先后走访了常德市特教学校、常德市博爱康复医院。通过与工作人员的沟通与交流,深入了解了特教学校、康复医院残疾儿童的具体情况。调研组随后召开了2场汇报座谈会,5名残疾儿童家长代表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在医保这一块,能不能对脑瘫儿童进行一点倾斜。在这几年的康复中间,我们的家庭确实承受不了经济压力和精神上的压力。”

    “老师一直提醒学生,我家小孩子的设备不要随便碰,这样班上的学生就不太愿意跟我的小孩子玩,长期下来,导致我的孩子性格孤僻、内向。”

    几天下来,我市残疾儿童康复工作情况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深深的牵动着调研组每一个成员的心。

    康复救助方面。一是政策缺位。目前,我国残疾儿童康复工作一直仅作为残疾人整体工作中的子项存在,导致文件规定多,工作推进难。二是覆盖面窄。我市享受救助、参加康复训练的残疾儿童仅占亟需康复的五分之一,绝大多数残疾儿童没有享受到救助。三是救助项目少。以脑瘫儿童免费康复为例,周期10个月,每人1.5万元,每天仅50元,4个免费项目不能满足残疾儿童康复需求,多数项目需要残疾儿童家庭自费开展。

    机构建设方面。一是设置不够合理。全市9个区县(市)中有4个区县(市)没有康复机构,有康复机构的也只能为单一病种的残疾儿童提供康复服务。大部分地区的残疾儿童只能到市本级或长沙市等地的机构进行康复训练,给残疾儿童家庭带来不便且加重了经济负担。二是专业人才匮乏。我市残疾儿童康复训练起步较晚,研究和从事这项工作的专业人才匮乏。若按照残疾儿童与康复师3~5:1的比例匹配要求,我市尚需康复治疗师近百名。三是正常运转困难。目前,我市残疾儿童康复机构均出现不同程度的资金缺口,民办机构亏本运行,公办机构需要补贴,机构正常运转困难,开展康复的积极性不高。

    残疾儿童家庭方面。一是经济负担重。对大多数残疾儿童而言,医疗和康复训练费用以及在辅助器具配备方面的花费都是不小的经济支出,康复费用负担占家庭经济的比重大。二是精神压力大。作为残疾儿童家长,因为长时期处在焦虑、担忧的状况下,还要承受来自社会的压力,容易造成心理或精神疾病。三是认知水平低。家长对脑瘫、自闭症等病症的不了解导致儿童治疗时机的延误;家长在康复训练效果方面存在错误认识和观念。

    “我每个晚上只睡觉三个小时,一半的时间在学习治疗自闭症的方法。可以说思想到了崩溃的边缘,有时候想,孩子大了该怎么办?”

    6月的日子是明亮的、火热的,早晨刚起来,就看到一缕阳光洒满卧室的小阳台,明媚而生机勃勃。就在6月下旬,市人大常委会会议听取和审议了市人民政府关于残疾儿童康复工作情况的报告。会上,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沈习淼指出:“残疾儿童是社会的弱势群体,要关注、关心弱势群体的民生;要高度重视残疾儿童康复工作;要尽快出台政策措施;要强化政府责任,加大财政投入。”会后,市人大常委会对残疾儿童康复工作提出7点详细的审议意见,希望政府相关部门尽快落实。

    截止2018年6月,我市0-6岁的残疾儿童约8200人,亟待康复的有2800人,每年新增残疾儿童440人。一名残疾儿童会拖垮一个家庭,影响三代人的生活。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道路上,一个都不能少,一个都不能掉队。残疾儿童需要党和政府的重视和关心,更需要全社会的关注和关爱。

     

     

    (作者:刘  婧  颜  斌)

    (编辑:曾环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