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想让山里娃也能享受现代优质教育——记全国人大代表王怀军

    发布日期:2018-08-01 信息来源:人大常委会 字体:[ ]

     

    2018年3月,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大会湖南代表团讨论会议上,一名来自山区农村小学、个子敦敦实实的中年女教师代表铿锵有力地疾呼:“农村教育要加速改善办学条件,加快构建专门针对留守儿童的关爱服务体系,以系统解决和应对农民工外出务工、儿童留守农村带来的系列教育问题,让每一个山里娃都能享受城里孩子一样的现代优质教育。”她的发言,立即引起了全体代表的高度关注,教育部长陈宝生还专门听取了她的意见建议,并通过她为石门县的教师送祝福,以此表达国家教育主管部门对农村基层教育的高度重视,对农村基层教师和学生的真心关怀。

    她叫王怀军,是湖南石门县雁池乡苏市小学校长、全国优秀教师、全国三八红旗手、2018年新当选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熟悉她的人知道,这位已鬓角侵染丝丝白发的女代表,已在石门大山深处的雁池乡苏市小学这个不起眼的学校从教34个春秋,从一个人包揽所有教学科目的民办老师,到现在担任有300多名学生的小学校长,学生们都亲切地她称为“妈妈老师”。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将自己一生全部的情与爱,都奉献给了山区农村的教育,奉献给了山里的孩子们。

     

    山里的伢儿需要我,就得长期坚守

    1984年,20岁的王怀军来到土家族人聚居的石门县苏市一个极度贫困的山区教学点当民办教师,这是她高中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

    当时,这个小学教学点里只有王怀军一个老师。学校的校舍是一间20多平米土砖房,容纳三个年级的学生。教室里的左、中、右,一个区域坐一个年级的学生。她一个人包揽语文、数学各科在内的所有课程,给一个年级上课时,另外两个年级的学生就做作业,三个年级轮着来。除此外,她还是保育员——或者说是 “妈妈”。每天早上,她要去挑三担水,回来烧一大壶茶给孩子们喝。”周一到周五,学生们住校,王怀军自然就成了照顾他们的妈妈。

    日子就这么周而复始。后来,她在这里结婚生女,并与女儿相依为命,女儿伴随她在这里长大。因为牵挂学生而忽视女儿的事情发生不少。当时,她每月工资80多元,为了挪出20元资助一个家庭困难的学生,母女俩只能节衣宿食。于是,幼小的女儿在她的日记本里写道,“我妈妈不爱我,只喜欢学生伢儿”。

    王怀军在这个教学点一待就是21年。其间,王怀军也有离开大山的机会。1988年,她父亲因病提前退休,王怀军本来可以去县城顶职,但她最终没有去。“当时犹豫过,但最后决定留下来,也说服了我父亲。”王怀军回忆说,这让家里的亲戚颇感遗憾。但王怀军觉得自己喜欢教书,“山里的娃儿也需要我”。 “不放弃每一个孩子”,是她从教34年一直坚守的教育理念。她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改变山区教育面貌,她一直的念想

    2008年,王怀军从小学教学点调到苏市片校。当时,学校“千疮百孔。窗户有破的,门也有坏的,校舍没厕所,老师的精神状态也不好。”这让王怀军有些沉重,“在贫困山区,不读书会毁一辈子,家里只会越来越穷。”

    2009年,上级教育部门号召创建合格学校的工作启动。她决定要改变学校的面貌。

    创合格学校,就是学校的硬件软件都要达到一定标准。要达标,必须要增加投入。因此,她想,除了争取县、市教育部门的支持,节流也是个不错的办法。于是,她和就和大家自己动手,开荒建起了菜园,种菜养猪,让生活能够自给自足。

    “几年努力下来,苏市片校发生了不少改变。学校条件有了改善,学生数量逐年增多,老师也增加到19位,学生宿舍内建了厕所,办起了学生、职工食堂,还弄了一个操场,让师生能够开展体育活动。”王怀军讲起这段经历,脸上就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从2006年起,王怀军就在学校办起了“留守儿童之家”,而且办得很有名气,十里八里的乡亲都齐声叫好。这得益于她的一片爱心。苏市片校处于大山深处,这里山高路险,沟壑纵横,最远的孩子离学校有25里山路,要翻七、八座高山,趟十几道山溪,沿途还有毒蛇猛兽出没。近些年,王怀军长发现,随着山区农民外出打工的越来越多,众多的留守儿童不同程度的存在生活失助,学业失效,心理失衡,安全失保,甚至失学等问题。作为校长,她不忍心这些留守儿童们长期的处于这种状态中。她对全体老师说:如果我们对留守儿童的这种状况而熟视无睹,她觉得良心上过不去。

    因此,她决定办“留守儿童之家”,让父母在外打工的留守儿童,无论远近全部吃住在学校。留守儿童吃住在校的最多时达到185人。她坚持除按标准收取生活费外,留守儿童住宿费和保育费全免。他采取多项措施,开展留守儿童关爱活动。为了留守儿童的心身健康,“留守儿童之家”经常开展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让校园成为孩子们的幸福乐园,让“留守的花朵”跟其他花朵一样在阳光下茁壮成长,竞相绽放。

    她要求学校每个老师都要做留守儿童的“爱心妈妈”“爱心爸爸”,与孩子结对子,做到“四个一”:每月与留守儿童谈心一次以上,每月去家访一次,每月与孩子的监护人沟通一次,每学期指导孩子给父母写信、通电话一次以上。

    “留守儿童之家”都建有完整的学生档案,孩子们的一切情况她了如指掌。哪个留守儿童过生日了,“爱心妈妈”早已备好生日蛋糕,全班同学围在一起同唱生日祝福歌,充分让留守儿童感受到家的温暖。而过生曰的孩子总是把切好的第一块蛋糕亲手递给“爱心妈妈”,表达对她的感恩之情。

    留守儿童有很多年龄很小的孩子,生活不能自理,有的不会洗澡,“爱心妈妈”帮助洗;有的半夜尿床了,“爱心妈妈”连夜洗了烘干,或拿自己的床单换;有的生病了,“爱心妈妈”送去医院看病治疗,整夜陪伴睡觉,家长们对孩子放在学校非常放心。

     

    期待农村山区也能建成现代化的优质学校

    “为什么能在山区坚持这么多年?”有人问起王怀军这个问题时,她总是饱含深情说:“我的家在这里,是家乡培养了我。”

    更多的时候,王怀军觉得自己像一个母亲。她曾经跟她的学生在宿舍同住过三年,“那些孩子不过六七岁,看着和桌子一般高,我帮他们洗澡,辅导学习,就像他们的妈妈一样,直到招了保育员我才从宿舍里搬出来。”

    当苏市学校创建合格学校成功时,王怀军终于松了一口气,“学校办好了,学生条件好了,我也就开心了”。

    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她深情地说:近年来,从国家到地方出台了一系列关爱留守儿童的政策,不少地方建立了农村留守儿童工作站,学校、共青团等也开展了大量的结对帮扶活动,这些对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但留守儿童问题依然严峻。现在,农村留守儿童大多由老人抚养,长期缺少父母的亲情和必要的家庭教育,监护不力,很多存在着习惯差、性格差、成绩差等问题,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于是,她以自己亲身的体验建议,从入学教育、户籍管理、考核考评等方面,健全政策和制度,逐步解决外出务工农民子女就学问题。大力培育社会公益组织,通过政府购买服务,支持引导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参与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鼓励城市相关事业单位、高校科研机构、社会组织和街道社区,通过对口支援、实习培训等方式支持农村社工人才队伍建设。加快构建专门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学校、家庭、社会关爱服务体系,重视留守儿童父母监管责任,加强留守儿童工作站建设,强化学校帮扶、政府救济,更多地运用法律保护儿童合法权益。

    因此,她一直的梦想:各级政府能象重视城市教育一样,重视贫困山区农村的均衡教育,加大对山区农村学校投入,加速改善办学条件,把山区农村学校建成现代化的优质学校。王怀军说,“现在我们的学校还在建设中,等学校建好了,我就交班” 。 “不过,交班不意味就退休,只要山区的伢儿需要我,我就不会离开讲台,还当一名普普通通的妈妈老师。”

     


     

     

     

    (作者单位:石门县人大常委会  覃业翼)

    (编辑:曾环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