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诗写在大地上  把歌留在人民中——读《毛主席五十次回湖南》有感

    发布日期:2018-02-14 信息来源:人大常委会 字体:[ ]

    怀着对毛主席的深厚感情,我读完了《毛主席五十次回湖南》一书。毛主席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写中国历史和国家命运的一代伟人。该书记录了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毛主席先后五十次回湖南开展调查研究、作出重要决策的动人事迹,也讲述了他对家乡故土、对父老乡亲的眷念之情。这些经历,不过是毛主席深入全国各地、深入人民群众的一个缩影、一些片段;但他的每一步足迹,他的每一句话语,留下的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留下的是他以人民至上、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博大情怀;还留下了他那气势磅礴、壮志豪情的诗情词意。

     

    “洞庭湘水涨连天,艟艨巨舰直东指。”

    青年毛泽东自从投身革命以来,就达到了忘我忘家的境界。但他丰富细腻的内心世界,是血浓于水的乡亲、乡情和乡音,是交相澎湃的爱国主义和理想主义精神,是八百里洞庭湖这块热土带给他的山水、风物和意境。从新民学会的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同学少年,到红旗卷起农奴戟的农运先锋,到众志成城的秋收起义革命军、井冈山红军将士,到万水千山只等闲的远征红军,到高唱敢叫日月换新天的长岛人民,再到莫叹韶华容易逝的老乡友人,这些精神莫不是三湘四水的孕育,莫不是湖湘文化的熏陶,莫不是乡情湘魂的传承。

     

    “别梦依稀咒逝川,故园三十二年前。”

    1925年,毛泽东离开韶山后,没有回过家;1927年,领导秋收起义、进军井冈山后,没有到过长沙;1934年“通道转兵”后到新中国成立,毛主席一直没有踏上回家的路。尽管对家乡十分牵挂,但他心中装着的永远是整个国家;尽管对亲人十分惦念,但他心中装着的永远是全国人民。若不是对故乡的魂牵梦萦,若不是对亲人的放心不下,他不会要他的儿子毛岸英先回板仓去看望父老乡亲,鼓励大家搞好生产。然而,他又始终对自己和亲人严格要求,他对秘书说:“凡是要来北京看我的,一律谢绝。凡是要求我找工作的,我这里是四不主义:不介绍、不推荐、不写信、不说话。”他对自己的亲人反复强调四个字“不搞特殊”。

    直到1954年,他才踏上阔别20年的三湘四水的土地上。那一年,夙夜在公、操劳国事的毛主席领导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同年11月,毛主席一行赴广州审改第一个五年计划,正好路过湖南,尽管公务繁忙、行色匆匆,却还是抽出时间听取了省委书记和省长的工作汇报。月底,毛主席结束广州的工作,正式回湖南考察。火车刚刚停靠在株洲站,便迫不及待地走下专列,与铁路工作人员交谈起来。当他听到一位铁道负责同志年仅27岁时,十分高兴地说:“好啊!你们年青人起来了,我就放心了。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马列主义,把建设祖国的任务完成好。”一天不到的时间里,他视察了长沙的市容市貌,看望了很多领导同志、民主人士以及老朋友,在和大家伙儿的交谈中,了解到湖南的很多情况。

    此后几年,毛主席回湖南的次数开始频繁起来。他对一位居委会主任说过这样的话:“我真羡慕你们的工作,每天能跟群众打交道,最有意思。”他深入田间地头,调研农业合作化和农村工作,广泛听取各方面关于落实工商业和知识分子政策的意见,进而思考如何走一条适合中国情况的社会主义道路。有一回,在湘江游泳后,他寓哲学于其中,讲了这样一番话:“人民就像水一样,各级领导干部就像是游泳的人。你不要离开水,要顺着水游,不要逆着水游。”1958年,毛主席回湖南,专程讨论湖南“大跃进”的得与失,总结反思工作时,他说这就是吃了不从实际出发的亏,而且首先强调自己的责任“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这份担当让在场的同志们印象十分深刻、终身未敢忘怀。

    1927年,毛主席告别韶山时讲过这样一句话:三四十年革命不成功,我毛润之就不回韶山!1959年,毛主席终于重返阔别32年之久的故乡。刚到长沙,他就约法三章:一不要派干部陪同;二要在行动上有自由;三要广泛接见群众。一到韶山,他就把韶山公社的党委书记、大队支部书记请来,就家乡的工农业生产和群众生活等情况一一询问起来;紧接着,从族戚到烈属、老地下共产党、甚至老农民协会的会员和老农民自卫队员,一个一个掰着手指头,一个一个去会面相聚。他争分夺秒地查看韶山冲的稻田,边走边看边访边问,恨不得把这里的农业生产、水利建设和群众生活尽收眼里、全部装进心里。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整整三十二年,他没有回来过,儿时的记忆、青年的回忆掀起了翻天巨浪,久久不息。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

    1960年,从中央到地方,采取了一系列切合实际的政治、经济措施,仿佛一股春风吹拂大地,带给人民群众战胜严重自然灾害、度过困难岁月的希望。他再次回湖南,看到湖南各级党组织生机勃勃,干部和群众意气风发、干劲十足,看到了农业生产和工业建设逐渐得以恢复和发展,特别是看到有些城市的工业基础日益坚实,他倍感欣慰。

    回湖南次数较多的是1961年,这一年是毛主席提倡的调查研究年、实事求是年。这一年,他先后5次回到湖南开展调查活动。他强调:从中央到省地县各级干部都要注重调查研究工作。他率先开展调研,甚至驻地蹲点,到现场做调查、同群众面对面。正是这样密集式的调查研究,他关注到公社食堂问题、供给制、农村商业、手工业、分配制度、农村体制等方面的情况,帮助湖南解决走群众路线和争主动权两个问题,为资政借鉴积累了具体详实的资料。毛主席对调查来信这样批语:绝对禁止党委少数人不作调查,不同群众商量,关在房子里,作出害死人的主观主义的所谓政策。

    随后几年,毛主席调研的方式越来越丰富起来,开座谈会、派调查组、现场调查、典型调查、历史人文调查等等。特别是典型调查,他提出“解剖麻雀”,要有针对性地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善于抓住典型经验来指导工作、发展生产。70岁高龄的主席,来到湖南各地,深入基层、深入群众、深入实际,身体力行,看、听、问、谈、阅、批,听意见,作决策,践行着共产党人重心在人民、在民心的思想作风和工作作风。

      对调研的同志们,毛主席说,头脑里不要带条条框框,只带一件东西,就是马克思主义。1965年,他在湖南省委九所三号楼的住处,邀请5位大笔杆子,准备为《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等6本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写序。而毛主席,更是自告奋勇,准备亲自为《共产党宣言》写序。可见,作为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毛主席对马列主义的厚重情感,也正是他一直不断地学习着、探索着、思考着,才能运用和丰富发展马克思主义这一思想理论武器,才能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分析和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才能在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指引下,建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人民共和国;才能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推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跨上新的阶段。

    “凭栏静听潇潇雨,故国人民有所思。”

    1971年8月,毛主席开展了新中国成立以后绝无仅有的一次特殊南巡。他来到长沙,阐述反对假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和方针,明确提出“三要三不要”的基本原则:即要搞马克思列宁主义,不要搞修正主义;要团结,不要分裂;要光明正大,不要搞阴谋诡计。他的南巡讲话中,重申了“三要三不要”的基本原则,强调了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性的,告诫军队和地方都要谦虚谨慎、讲团结、讲纪律,反对搞分裂。在当时的形势下,南巡讲话对于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大决战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1974年10月中旬,毛主席专列最后一次驶入湖南,开向长沙,这是他老人家最后一次回湖南,总计114天。身边的工作人员说,主席是来养病的,不要影响任何人。然而,以顽强毅力不断克服病痛的主席,举重若轻,从容淡定,听文件,谈党史,决定了一些事关全局和根本问题的大政方针,确定了要安定团结、要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指导原则。在全国实现安定团结的局面上作出三点部署:一是制止武斗、反对派性;二是解放干部;三是释放战犯。这些都显示出主席尽快结束动乱局面、实现安定团结的坚定决心。毛主席的这些指示,为1975年成功召开的全国人大四届一次会议提供了基础和前提,深受动乱之苦的中国人民重新见到安定团结、经济发展的希望曙光。

     

    “三湘四水育赤子,风流人物看今朝。”

    毛主席的50次回湖南,所展现出来的的工作作风,是我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财富;所写于这片大地、写给这片大地的动人诗作,是我们中华民族精神和传统文化精神的阐发弘扬。毛主席说,未来总是光明的!作为湖湘儿女,我们唯有记住:毛主席的思想、作风、人格和精神,已经化作人民群众的一曲颂歌,更是激励我们不断前进的一曲战歌!
    (作者:曾  峰)
    (编辑:曾环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