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管理 立法先行——《常德市城乡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明年施行

    发布日期:2018-11-12 信息来源:市人大常委会 字体:[ ]

    哪里有人类,哪里就有垃圾。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升,城乡生活垃圾管理已经成为关乎城市建设与管理、生态环境保护、百姓生产生活乃至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大问题。垃圾作为社会的剩余物,既是污染源,也可以成为资源。垃圾管理,法制是基石,是底座。2018年9月30日,湖南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批准《常德市城乡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决定。根据《常德市人大常委会2018年立法计划》,《条例》已经市人大常委会三次审议并表决通过,于2019年1月1日施行。这部地方性法规的制定和实施,将进一步规范全市城乡生活垃圾管理工作,有力促进生态环境改善,建立顶层设计与基层治理相结合、政府推动与全民参与相结合、财政保障与适度收费相结合、激励引导与行政处罚相结合的城乡生活垃圾管理格局。

     

    垃圾管理:怎样扔垃圾?

    扔垃圾看似小事,实则是大事,决定着整个垃圾的终端处理。将垃圾分好类,放在该放的地方是垃圾管理的源头和关键。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垃圾分类关系13亿多人生活环境改善,关系垃圾能不能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处理。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刘建国认为:垃圾分类是社会进步和生态文明的标志,是人人均可参与其中来保护环境和改善环境的方式。

    为掌握全市城乡生活垃圾分类现状的第一手资料,常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决定,将立法调研与常委会活动结合起来,把法规征求意见工作作为“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联系人大代表,人大代表联系人民群众”的“双联活动”规定动作,并作为人大常委会会议视察的重要内容。按照每名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联系10名人大代表、每名人大代表至少联系10名群众的要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带着法规草案和调研提纲分成9个小组赴基层走访人大代表,听取人大代表意见;再由人大代表带着法规草案走访人民群众,广泛开展立法调研活动。2018年4月17日,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沈习淼率先赴桃源县、桃花源旅游管理区就《条例(草案)》开展调研。沈习淼一行实地查看桃源县陬市镇李家岗村垃圾处理站、陬市镇污水处理厂、桃花源管理区城区垃圾中转站、桃源县垃圾处理中心,走进乡镇街道,走进村庄民居,走进车间厂房,在陬市镇人大代表群众工作室和群众面对面座谈,听取来自政府及相关部门、人大代表、基层干部和群众代表的意见建议。通过集中走访调研和网上公开征求意见建议等渠道和方式,征求千余名群众意见3000多条。

    调研中,有的认为,生活垃圾分类应当学习德国、日本的做法,进行细分;有的认为,应立足实际,先粗分,待以后公众环保意识增强了,再细分。立法调研组带着这些问题,组织9个区县(市)人大常委会和10个基层立法联系点开展全覆盖式调研,对全市120多个乡镇生活垃圾管理现状进行摸底。在此基础上,选取武陵区、安乡县、澧县、桃源县等城区、湖区、平原、山区四个具有代表性的区域,选派工作人员现场蹲点,实地观察居民的生活垃圾投放习惯,征求群众关于上述问题的意见。先后到浙江省杭州市、金华市和长沙市考察。杭州市“大分流、小分类”、金华市“两次四分法”、长沙市专门就餐厨垃圾立法等经验提供了借鉴。通过反复调研和征求意见,将草案中的四项垃圾分类修改为城乡生活垃圾一般分为三类: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和其他垃圾。一般家庭只需放置一个垃圾桶用于收集其他垃圾,收集后放置垃圾收集容器。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投放至专门的回收容器、收集点或交售回收站点、回收单位。针对在调研中基层反映强烈、影响较为严重、急需重点解决的餐厨垃圾和建筑垃圾,《条例》第三章第二节、第三节作出特别规定,将含水量高的餐厨垃圾和热值低的建筑垃圾从普通垃圾中分出来,由专门机构收集、运输、处置,从而保证普通垃圾在焚烧发电中能充分燃烧,温度稳定在1000℃以上,二噁英排放稳定达标。同时,鼓励各地开展生活垃圾分类的创新,为未来的制度发展预留空间。

     

    垃圾管理:谁牵头管理?

    地方立法中,工作机制和职责配置是审议的重点,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在《条例》审议中,常委会常常出现观点交锋。有的认为,应当城乡一体,避免九龙治水现象,建议由一家部门牵头主管,在全市建立规范高效的城乡生活垃圾管理格局,便于统筹协调;有的认为,城市管理部门在农村没有执法力量,仍应沿用现有体制即城镇由城市管理部门主管、农村由农业部门主管较为稳妥。有的认为,城镇和农村情况千差万别,应当保持现状,城镇和农村地区分别由不同部门主管。关于农村现有生活垃圾处理模式,有的提出应当固定下来,全市农村推行由村(居)收集、乡(镇)运输、县(市、区)处置的模式;有的提出,农村与城镇应当保持一致,尽快成立专业单位,进行生活垃圾处理。

    针对这些重大问题,市人大常委会及时召开立法协调会,邀请常委会组成人员、政府及部门负责同志、基层代表和群众,共同研究提出解决方案。2018年7月25日,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戴君耀主持召开《常德市城乡生活垃圾管理条例》立法协调会,市委编委办,市城管执法局、市法制办、市公安局、市农委、市环保局等22家单位的负责同志就城乡生活垃圾管理工作职责与权限进行了充分交流和深入探讨。这也是《条例》制定过程中召开的第7次协调会议。会上,市城管局局长刘兴华再次提出城乡生活垃圾管理一体化问题,他认为,管理要到位,法律责任一定要明确。市农委副主任贺立新指出,城乡生活垃圾管理模式不宜作硬性规定,各区县(市)可以因地制宜,采取不同方式。市发改委负责人提出,生活垃圾管理必须坚持属地管理原则。立法调研组就管理体制反复与政府及相关部门协调沟通,最后形成汇报材料向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汇报。为此,常委会党组专题向市委请示,由市委决策,最终确定为城乡一体、属地管理、城管牵头的原则。《条例》规定:“城市管理部门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城乡生活垃圾的管理工作”,对市、县、乡三级人民政府关于城乡生活垃圾管理主要职责作出列举式规定,农业、环境保护、商务、教育等相关部门职责作出概括式规定。通过了解,发现我市大部分农村采取固有的模式,澧县城头山镇、安乡县安障乡等乡镇采取引进社会资本或者收取一定费用,成立专业保洁单位的方式十分可行。《条例》规定“农村生活垃圾管理鼓励实行村(居)收集、乡(镇)运输、县(市、区)处置。县(市、区)人民政府(管理委员会)可以因地制宜确定农村生活垃圾管理方式。”

     

    垃圾管理:资金谁负责?

    来自武陵区芦荻山乡、芷兰街道,来自安乡县黄山头镇、来自桃源县沙坪镇的数十名基层干部、保洁员则提出农村生活垃圾处理的经费保障以及强制收费“两难”的困境等问题。综合各方面意见,《条例》规定,“市和县(市、区)人民政府应当综合考虑人口、地域等因素,将城乡环境卫生事业和生活垃圾基础设施建设等所需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关于收费,有的认为,农村生活垃圾处理应当同城镇一样收费;有的认为农村生活垃圾收费虽然合理,但缺乏法律法规依据,应当慎重。在我国,垃圾处理收费制度正在全面推进。近日,国家发改委、住建部推出《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明确在全国城市和建制镇推行垃圾计量收费的时间点为2020年年度。综合考虑城镇及农村生活垃圾收费的必要性和可行性,结合我市实情,决定建立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在城镇和农村分别采取强制收费和约定收费两种不同模式。《条例》规定,在城镇范围内开征生活垃圾处理费。在农村范围内,可以通过村规民约或者环境卫生协会章程等形式,约定收取少量费用。此外,根据市场化原则,为扩大社会参与力度,“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城乡生活垃圾治理。”

     

    垃圾管理:怎样来落实?

    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沈习淼指出,针对生活垃圾管理立法,关系常德经济社会发展,关乎百姓民生,要充分发挥立法的规范、推动和引领作用,确保这一民生工程落到实处。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戴君耀提出生活垃圾实现全程分类,终端处置设施配套建设必须要作出明确规定。在基层调研中,关于生活垃圾的处理设施的规划与建设,成为广泛关注的焦点。武陵区分管城市建设多年的副区长陈邦辉提出,建筑垃圾和餐厨垃圾是城镇生活垃圾管理的“老大难”,收集容器和终端处置设施一定要先行建设,这是城乡生活垃圾管理的重点所在。穿紫河街道立法联络员周德方提出,特别是建筑垃圾不断涌入郊区和农村,城乡生活垃圾管理存在不少乱象,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当提前规划和建设垃圾处理设施。安乡县安障乡党委书记沈红提出,设施不到位是农村生活垃圾管理的一大难题,应当在发挥群众首创精神的前提下,对生活垃圾处理设施做好布局。澧县城头山镇人大主席周迎春就生活垃圾终端处理设施问题专门提交了3000余字的考察报告。关于生活垃圾的处理设施的规划与建设,是群众关心关注的一件大事。群众普遍认为,每个家庭做好垃圾分类了,但在清扫、收集、运输、处置等任何一个环节出漏洞,分类都会功亏一篑。

    地方立法确保“有特色、真管用”,要把实践中的好经验、好做法固定下来,通过制度设计和创新举措激发社会活力。为增强法规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促进城乡生活垃圾处理设施的规划和建设,《条例》规定“市城市管理部门应当会同有关部门,自本条例施行之日起六个月内,组织编制市城乡生活垃圾治理专项规划,报市人民政府批准,向社会公布,并组织实施。”《条例》规定“市和县(市、区)人民政府应当自本条例施行之日起三年内,根据生活垃圾处置需求,建成餐厨垃圾处理中心和垃圾焚烧发电厂”。在制度设计中,为进一步激发社会治理活力,建立生活垃圾投放管理责任人制度,对城镇地区生活垃圾投放管理责任人设置收集点,配置收集容器,指导、督促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等职责作出规定。此外,通过“宣传、预防、监督”三管齐下去除我市城乡生活垃圾管理中的沉疴顽疾。强化宣传教育,明确各级人民政府(管理委员会)及其相关部门和教育机构、新闻媒体开展生活垃圾管理知识的宣传教育、倡导绿色健康的生活方式的职责。强化事前预防,推行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并贯穿到建立生产、流通、消费等领域生活垃圾源头减量机制、制定可回收目录和低价值可回收垃圾政府补贴等优惠政策、采取积分奖励鼓励公众分类等多种措施中;强化监督职责,建立上下协作和执法联动机制,建立监督员派驻制度等等,构建完整的监督管理体系。

     

     

     

    (作者:市人大法制委、常委会法工委  曾峰)

    (编辑:曾环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