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职务犯罪 构建“亲”“清”关系

    发布日期:2017-04-05 信息来源:人大常委会 字体:[ ]

    澧县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 检察长  成来彪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领导干部与民营企业家之间要建立一种“亲”“清”新型政商关系。在2016年的全县干部作风集中整训动员会上,县委书记邹如龙同志列举了干部身上存在的十种不良风气,其中郑重指出,从企业的视角看,有三种干部“惹不起”。纵观三种干部的表现,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亲”“清”新型政商关系背道而驰,其行为如果不及时遏制,很有可能发展成为职务犯罪,同时也说明,干部的职务犯罪行为直接影响到新型政商关系的构建。本论文拟从“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内涵、影响“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的职务犯罪、建立预防职务犯罪体系以构建新型政商关系等三个方面进行说明。

    一、“亲”“清”的新型政商关系的内涵。“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从文字意思上来理解,一曰“亲”,一曰“清”。所谓“亲”,就是双方不能有隔阂,要以诚相待,真诚沟通。从干部的角度讲,不能拒企业于千里之外,坦荡真诚地同企业家交往,遇到困难时积极作为,真诚服务。从企业的角度讲,企业家要亲政,有问题要及时向干部反映。要守诚信,不寻租、不行贿、不破坏市场规则,要清政,守法经营,依规办事,不做偷税漏税、走私贩私、制假贩假的事,不做偷工减料、缺斤短两、质次价高的事,不让干部为难。所谓“清”,就是双方的边界要清晰。从干部的角度讲,首先要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行使职权,不越权。其次要勤于政事,不偷懒,再次是要清白,要纯洁。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索拿卡要。从企业的角度讲,要克服热衷于“搭关系、找熟人”的观念,克服“不送礼办不成事”的思想,自觉抵制不正之风,不能让不“清”的行为影响企业的发展,影响整个社会的风气。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要处理好“亲”与“清”的关系,抓好“亲”与“清”的结合,自觉以界限作为边界、以清白作为底线,各就其位,有交集有交往但是没有交易和交换,营造风清气正的发展环境。

    二、影响新型政商关系构建的职务犯罪案件分析。影响“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因素有很多,也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违规发展到一定程度即是违法。根据查阅有关案卷、系统查看和分析近五年来的职务犯罪案件判决书37份、组织有关部门负责人及分管院领导座谈、学习有关“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资料和全县干部作风集中整训学习材料的情况,将理论与案件实例结合进行分析,发现影响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职务犯罪主要是两大类。

    1.贪污贿赂犯罪中的贿赂犯罪。贪污犯罪与挪用公款犯罪主要是针对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所在单位财产的犯罪,与其他人或单位的关联不大,所以对“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影响也不大。可能影响到新型政商关系构建的贪污贿赂犯罪,主要是贿赂犯罪。从已判决的贿赂犯罪案件来看,无一例外涉及到“政”与“商”的关系。案件涉及到的“政”,有的是直接具有决定权、审批权,如本院参与查办的省交通厅受贿系列案,就是具有决定权、审批权的人直接决定工程由谁承建,在执政中弄权。有的是不直接决定,但是对有决定权的单位或个人之间有领导关系。有的尽管没有决定权和审批权,但是能够通过不正当具体操作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案件涉及到的“商”,主要是工程承建商、物品销售商等。“政”与“商”不“清”的表现为:一是为承揽工程而进行行、受贿犯罪,占全部贿赂案件的60%以上。本院立案查处的詹某某受贿案,就是其担任鼎城区委常委、宣传部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某工程的承建权,收受他人贿赂33万元。二是为销售物品进行行、受贿。比较典型的是我院查处的卫生系统系列案,基本上是为销售医疗器械、药品而进行的职务犯罪。三是与渎职犯罪关联的行、受贿犯罪,以下专项进行说明。

    分析这些案件形成的轨迹,表现为“寻求关系、建立关系、维护关系、利用关系、发展关系”,这种亲密无间的联系导致了官商勾结、以权谋私的问题,破坏了正常的经济秩序。上述詹某某受贿案,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某某为取得某工程承建权,通过他人介绍结识詹某某,双方多次接触后,刘某某向詹提出在工程招标投标上予以关照,并许诺工程中标后给予好处费,该工程通过詹的关照中标后,刘某某按照承诺给予了好处费。有些案件,如上述省交通厅系列案,关系的寻求、建立、维护和利用更为复杂,“政”“商”已然融为一体。

    2.渎职侵权犯罪中的某些故意犯罪。除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的渎职侵权犯罪以及过失犯罪外,其他渎职犯罪行为或多或少地影响新型政商关系的构建,比较典型的是徇私舞弊类犯罪和滥用职权犯罪,这两种犯罪又与其他犯罪有关联,比如与贿赂犯罪的关联,行贿方为获得不正当利益向受贿方行贿,待时机成熟,即向受贿方提出不正当要求,由受贿方徇私舞弊或滥用职权,为行贿方谋取利益。本院根据全省“侦查一体化”安排查处的怀化市副市长杨某某滥用职权、受贿案比较典型。杨某某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使某土地开发商曾某某少交土地出让金785万元,在杨某某滥用职权的背后,是杨收受曾某某贿金42万元的事实,两件事相互勾连、相互影响。收受贿赂后徇私舞弊不交、少交税款等等徇私类犯罪,其方法、手段与杨某某案差别不大,只是体现在徇私的轻重和贿金的多少问题。在具体案件中,如果行、受贿的金额不大,则往往只追究其渎职犯罪,但是不影响其渎职背后原因的存在。渎职犯罪对“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不良影响,实际上比单纯贿赂犯罪更甚,单纯贿赂犯罪“清”的关系体现不明显,即双方的边界不清晰,“亲”的关系同样体现不明显,在谋取不正当利益时很少体现在情感因素。但是渎职犯罪的“亲”的关系体现很明显,用金钱或其他因素培养感情,造成铤而走险而滥用职权或徇私舞弊,对社会经济发展秩序造成极为不利的影响。

    三、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需要建立预防职务体系。职务犯罪或潜在职务犯罪的存在,使正常的政商关系变成违法乱纪的危险关系,不仅影响党和政府形象,损害奉公守法经营者的利益,而且对获得不正当利益者也是一种显而易见的不良影响,因此,要建立有效的预防职务犯罪体系。建立体系是一个系统工程,要依靠各个环节、各方力量来共同解决,主要是明确并落实四个方面的主体责任。

    1.明确执政单位的主体责任。一是厘清权利清单。通过厘清权利清单,将权力放进制度的“笼子”,让行政权力对企业的干预度更少,可能设置的障碍更少,减少自由操作的空间,控制交易的可能性,让企业不求人也能办成事,从客观上造成职务犯罪“不能犯”。二是加强警示教育。通过邀请执法人员以案释法、组织干部到监狱等场所听取现身说法、观看警示教育片等方式和途径,形成一种有效的震慑,让潜在的职务犯罪“不想犯”。三是注重防微杜渐。在权利清单的基础上明确廉政风险点,建立自律和他律相结合机制,一旦发现问题苗头及时解决问题,不仅要避免从小问题变成大问题、从违规变成违法,还要通过风险控制,尽量让违规问题减少甚至不再发生。

     2.明确打击犯罪的主体责任。打击是不得已的预防,但是也是最好的预防。检察机关作为打击职务犯罪的职能机关,要充分履行职责,改变以往单纯打击从政干部的做法,变单方面打击为双面打击,加大对行贿犯罪案件的打击和查处力度,从源头上堵死“办事凭关系”、“潜规则交往”等不良生态。提升打击效果,注重系统打击、清准打击,注重立案后的成果巩固,形成打击合力。注重打击在宣传上的结果进用,使不正常的政商关系自觉遁形,让职务犯罪“不敢犯”。在打击犯罪的同时,检察机关还应根据发案特点和规律,在职务犯罪多发的岗位或部门,开展重点预防和专项预防,开展预防调查,跟踪预防成果,有效地遏制再犯罪现象的发生。

    3.明确使用干部的主体责任。着力提升违法违规的成本,党委组织部门在干部使用上,要严格标准,用好职务犯罪案件查处结果。对于违法违规的干部,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在提拨任用上慎重考虑,杜绝从挽救干部的角度“今天出狱明天从政”、“换个地方再从政”甚至提拨的现象,对于不当的任命建议要追溯源头。

    4.明确企业管理的主体责任。对于违法违规的商人,不仅要在法律上惩处,在经济上惩处,在今后的发展上更要以曾经的不良行为作为考量,让其充分认识到只有奉公守法合法经营,才是长盛不衰之道。还要倡导良好风气。对于洁身自好走正道经营的商人,要给予支持和鼓励。对于在交往上讲原则、有界限、守规矩的商人,要及时协调解决影响和制约企业发展的问题和困难,使不正常的政商关系没有生存的土壤。

    在严格的预防职务犯罪体系框架下,政商都严守边界,积极作为,相互间必定会做到“亲”中有“清”,“清”中有“亲”,达到政商双方的约定和预期,整个社会必定会呈现出一个政商融洽、企业发展、干部廉政的新局面。



    (编辑:曾环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