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父亲、记忆中的清明————怀念父亲逝世10周年

    发布日期:2016-04-13 字体:[ ]


    又到清明节,乍暖还寒时候,站在父亲的坟前,任春雨湿衣,泪水和着雨水划过脸颊,思父之情又一次被缓缓打开。父亲生于1942年农历八月二十,初中毕业后在乡镇中学当了一年的代课老师,17岁参军入伍,20岁时读了三年军校,当了23年的铁道兵,20多年的军旅生涯一直驻扎在祖国的边疆,陕西、青海、新疆、西藏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我出生时,父亲正在陕西秦岭的大山里开山修铁路,所以我的名字中就有了一个“秦”字。在我读小学一年级以前,对父亲基本上没有什么印象,只是依稀记得父亲每年休假只是回家几天时间,记忆中我坐在父亲的腿上,听他给我讲世界上的七大洲、四大洋,中国的30个省、自治区和自辖市等地理知识,讲三国和西游的小故事。小学二年级时,父亲转业回家乡,进入到津市检察院从事刑事侦查和批准逮捕工作。那时候公检法刚刚恢复正常工作不久,百废待新,记忆中的父亲工作还是很忙,除了加班,就是学习,难得休息的时候,就是对我们兄弟的教育,教育我们做一个遵纪守法的人,做一个善良的人。

    记忆中的父亲是一名对党无限忠诚的人。父亲在部队19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是一名老党员,对共产党怀有深厚的感情,是毛泽东时代的好干部,对党无限忠诚、做事一丝不苟、做人一身清白。父亲时刻都以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感到自豪,一生都以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严格要求自己。父亲退休时,在检察院工作期间获得的优秀共产党员证书、立功、嘉奖奖状装了满满的一个箱子。可以说父亲是为党的检察事业奉献了自己的赤胆忠心,做到了忠于职守,无私奉献。

    记忆中的父亲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父亲转业后,在检察系统从事刑事工作22年,担任刑事批捕科科长18年,从他手中签发出去的刑事逮捕令上千张。我深深的记得,在父亲退休时,他自豪的说过,“我从事刑事批捕工作20多年,所办的每一起案件都是以实事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从来没有办过一起人情案,更没有办过冤假错案,可以说每一件案件都经得起历史和人民的检验,办的每一件都是铁案。”父亲退下来后,津市检察院遇到什么重大的案件,召开检委会研讨时,都会邀请父亲参加,听取他从法律角度对案情的意见和建议,父亲从来都是积极参与,从不推辞。

    记忆中的父亲是一位孝顺长辈的人。父亲转业回来后,我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每年春节带着全家回乡下,陪着长辈过年;每年清明,回到乡下为去世的长辈扫墓。80年代,乡下的交通很不方便,每天就只有几趟公共汽车,人还很多。记得每次回乡下,全家都是5点钟起床,大包小包,带着给乡下长辈和亲戚的礼物,去汽车站赶6点钟的公共汽车。好不容易挤上车,一路颠簸,到了乡镇,还要走几公里的小路。遇到天气不好,下雨下雪小路不好走的时候,还会摔上几跤,搞得全身上下都是泥巴,有时鞋子还会陷入泥里。乡下的冬天特别冷,被子又不暖和,我们一家四口挤在一张床上,基本上几个晚上是不能睡好觉的。记忆最为深刻的是返程等公共汽车,基本上要等上一天的时间,因为车少人多,非常不容易挤上车。有几次我还因为等不到公交车,向父亲发过脾气,说这个乡下,路不好走,车等不到,生活又不卫生,有什么来头。 结果被父亲狠狠的批评,他说:“乡下是我们的根,我们从这里走出来,我的长辈、亲戚都在这里,祖先都埋葬在这里,一个人无论走去去多远,都不要忘记自己的根在哪里。”现在,尽管父亲已经去世十年了,每年的春节和清明,我还是会回到乡下去扫墓,看望一下还留在老家的伯妈。这几年回乡下扫墓,全程高速,下到村里都是水泥路,小车一直开到家门口,真是感慨时代的发展和农村的变化。

    记忆中父亲是一个关心儿子教育和成长的人。我从小学到高中,父亲每年都必须与班级老师和见面,了解和掌握儿子的学习状况。我读初中和高中时,参加常德地区的足球比赛,他坐公共汽车到常德体育场为我加油鼓劲。我读大学时,他租了一台小车,大包小包的送我去学校,在寝室里拜托老师和同学照顾我。大学快毕业时,他骑着自行车到处给我联系实习的单位,托人打听那里有适合我专业的岗位。大学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国有企业工作,办理招工手续,办理社保、医保,都是父亲骑着自行车去给我办好的。1997年,常德市第一次公开招考公务员,当时我正在代表津市参加常德市的足球比赛,报考的单位、岗位和报名手续都是父亲帮我办好的。父亲勤奋肯干的精神深深的影响和激励了我,回想自己从国有企业,考到县级党委机关,再考到市级政府部门,现在到人大机关工作,每一步都是扎扎实实、认认真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步一个脚印,顺顺利利的成家立业。

    数十年的风风雨雨,几十载的劳苦艰辛,人间的酸甜苦辣,父亲都已饱尝过了,可就当父亲刚刚退休两年时间,子女的工作,住房都已就绪,正是布衣温暖胜似锦,粗茶淡饭更清香,无虑一身轻,栽花又种草的时候,2005年的春节,当父亲刚刚帮我把常德的新房装修好的时候,他却突然倒下了,在家里躺了一个星期,一开始还以为只是感冒。去医院检查也是母亲和父亲两个人去的,检查结果一出来,却发现患上了肝癌,还是晚期。检查结果都是父亲自己拿的,我们想向他隐瞒都来不及了,这让我遗憾终身。拿到了肝癌晚期的结果,父亲依然很乐观,积极配合治疗,马上去长沙做了手术,三次到长沙化疗,一直坚持了八个多月。

    父亲突然患病,匆匆离世深深刺痛了我的心。当我从常德急急赶回津市时,父亲已经刚刚走了,我握着父亲的手,手还是温暖的,撕心裂肺的哭声也唤不回父亲的支言片语。父亲是一座山,您的智慧、您的坚韧、您的勤劳永远都是儿女们受之不尽的财富;父亲是一本书,儿女们只有用一生的时间去细细品味。满目青山人不在,泪飞顿作清明雨。天地不老,父亲千古!

                        

    (作者:马湘秦)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分享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